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可怕的剑修》。

這些也不是短時間內可以解決的,他晃了晃有點發暈的腦袋,從小布袋中取出了那兩只金屬人偶。他粗略地看過那枚《傀儡制造術》的玉簡,他猜想這兩只金屬人偶應該就是玉簡中所說的傀儡,可是這么小的人偶可以起到玉簡中說的那些作用?那豈不是比科幻片中的機器人還厲害?他翻來覆去地查看人偶,想象不出這小小的人偶有什么作用。當然人偶的精密機巧,每個細節的完美程度都是令他嘆為觀止的,真的不知道太古時代的修道者是怎么煉制出來的。

他的精神力下意識地通過手上的穴道進入了人偶的體內,北冥玄一喜,和小布袋一樣,將人偶抓在手中同樣不受精神力不能離開身體的限制。意識隨精神力進入人偶之中后,他才知道這只小小的人偶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,里面的機簧、關節都一絲不茍地按成品的要求制作。也就是說只要有能量驅動,這個小人偶是可以動起來的。

北冥玄稍一思索,就嘗試著將上丹田中的清涼靈氣輸入人偶中。果然,小小的人偶可以容納下的清涼靈氣還不少,一遍又一遍,他耗盡上丹田中的清涼靈氣后立即打坐恢復,恢復后又輸入。十余遍后,終于小人偶已經吸夠動力,咔咔聲不斷響起,眨眼間人偶迅速變大,化成一個二米左右的高大金屬傀儡,傀儡一手成爪,一只手呈鋤鎬狀。

同時,北冥玄發現他似乎和傀儡之間有了一絲聯系,他可以命令傀儡干些什么。不過不管他怎么指揮,傀儡還是站立在原地一動不動。北冥玄圍著傀儡轉了數圈后,在傀儡胸前那個之前以為是裝飾品的圓盤中,發現三個菱形的凹槽,看形狀和他在小布袋中得到的那十幾塊晶瑩靈玉一模一樣。

北冥玄掏出三塊靈玉鑲入凹槽中,果然傀儡上下揮舞了幾下鋤鎬。北冥玄和傀儡的聯系也清晰起來,他的意識海中出現了這只傀儡的三組固定模式,分別是:采礦、防護、攻擊。他分別嘗試了一下,采礦的命令下,傀儡會自動上前,揮舞鋤鎬和另一只爪狀的手配合,將玉脈中極品南玉和晶瑩靈玉采挖下來,收入它背部的一個儲物器具中。防守命令下,它的鋤鎬會化成一面巨大的圓盾,處于防守狀態。攻擊命令下,那只鋤鎬就會化成一柄大刀,攻擊北冥玄指定的目標。命令下達后,傀儡就會主動地完成指令,并不需要他一直指揮,只要適時調整一下指令就可以了。

他將另一只傀儡也激活,而后都指揮去采礦,兩只傀儡開始乒乒乓乓地采挖個不停,這個圓形石洞已在試驗過程中被它們毀的一塌糊涂了。傀儡不辭辛苦地采挖極品南玉和靈玉,其他玉石毫不在意,時間一長,傀儡能量耗盡時,還會自行取出一塊靈玉三下五除二地切割好,鑲入凹槽而后繼續工作,再不用北冥玄操心。他心中大喜,這個傀儡簡直比任何高科技都神奇萬倍啊。

石洞被毀,他的閉關計劃也要改變了。這次不到三個月的閉關,解決了古武瓶頸問題,修習了金剛決,還意外地學會了使用傀儡,收獲巨大,達到了閉關的目的。所以在兩只傀儡把它們的儲物器具裝滿,將一堆極品南玉、晶瑩靈玉倒在北冥玄面前后,他就施施然地出關了。當然,傀儡已經被他收回,南玉、靈玉也收入儲物袋中,這一趟南玉采了200余塊,靈玉也有150塊,都被傀儡自動切割成標準大小。

回到公司總部,他心里還是有一絲愧疚的,公司成立才半年,一切都在摸索之中。海榮光等人忙的廢寢忘食,走路腳都打飄,而他小人家居然玩失蹤,這甩手掌柜當的實在是不地道啊。結果,他一進入總部的大門,就被匆匆外出的郭義看到,立即就被帶到會議室,會議室中海榮光、凌鳳、卓彩清、了凡、齊大富、海明泉等一眾公司高層都在。

海榮光忍不住責怪道:“你跑哪里去了?手機打不通,到處找不到人,出大事了。”

海榮光是真的急了,北冥玄忙安慰加致歉,告訴大家他去查找礦脈,在山北古礦洞中呆了二個多月,順便閉關修行了一下古武。問起緣由才知道,之前公司的運營非常正常,已經生產出了第一批產品推向市場。因為公司前期的主動讓利,和周邊的百姓也很融洽,一直是平安無事。

可就在近一段時間,礦區突然出現了多起偷礦、搶礦、傷害公司職工的惡性案件,針對性非常強。開始還是小規模,礦里的保安部應對及時,沒有出什么大亂子。這幾天,卻愈演愈烈起來,連續出現了兩起大規模的哄搶事件,保安部的人手就有些捉襟見肘了。

偏偏這個時候特戰大隊和治安大隊接到闡高國軍方的強勢警告,不允許他們參與民間糾紛,告誡炎邦軍隊不允許參加地方治安問題。治安大隊超出了闡高國允許炎邦配備的軍隊總數,要求立即裁撤。闡高國軍方難得的強硬讓費洪都覺得為難起來,畢竟炎邦再怎么自治還是闡高的一個省,不是獨立的國家,所以費舞龍的特戰大隊和新組建的治安大隊雖然沒有撤離,但也無法出動兵力協助礦里維持次序,捕殺匪徒了。這種情形下,原來已經歸順的幾個地方勢力又有些人心不穩起來。最令人擔心的是闡高國王室有重要人物出面,要協調這件事情,似乎對山北玉礦大感興趣的模樣。

閉關三個月就發生了這樣的大事,北冥玄聽了也是一陣地頭大。經過數小時的協商,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,最后決定分頭行動。海榮光和凌鳳回康城坐鎮,并與自治政府溝通,軍隊不能輕動,是否可以加大警方的力量投入。北冥玄和了凡到礦區去加強保安力量,如果能夠徹底打擊那些無孔不入的匪徒,是解決問題最直接有效的。卓彩清坐鎮總部聯絡各方,海明泉全力維持生產,費舞龍則親自飛赴新素市,設法與闡高國軍方及王室人員

沙宫带着温樊等人离开赵氏学院前往古氏学院,刚离开赵氏学院没有多久就被一群黑衣人给拦住了去路,然后沙宫带着吴义民等人吐出重围,但是温樊却是被生生的拦截了下来。

温樊看着沙宫等人远去不用说他都知道这一切绝对跟沙宫有关系,从黑衣人有意无意的将他们分开就可以看得出来,温樊可以确定虽然跟沙宫有关系但沙宫不是幕后的主谋,幕后的主谋是赵氏学院的人。

温樊不能确定的是赵氏学院内的哪一位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,......

燕南天这才收回长剑,他长剑方了一怔,道:这……这可是真的

第74章 呂子曰

當時宋江投西軍,童太尉就把他這三百余眾轉隸到熙河前軍統領辛興宗的麾下,供其差遣。要說作戰勇猛,那是三軍都有看到,甚至童太尉都有耳聞。

但要說軍功,卻是慘不忍睹,一星半點都沒賺到。辛興宗連王淵、韓世忠的西軍功勞都敢搶,怎么可能給宋江他們留下渣渣?

宋江等人打死也沒想到會落下這個樣子,那還不如在靖海軍跟著安公子廝混呢。所以這次辛興宗獲罪,最高興的人未必就是韓世忠。宋江和他的小伙伴,才是最開心的存在。

韓世忠在幫源峒里擒獲方臘時,其實還順手牽了不少方臘的余黨人物,大約三十九人。

沒想到熙河前軍統制辛興宗卻率眾截攔洞口,以梁紅玉等女子性命威脅,硬是將方臘及妻子邵氏、方亳掠為己功。

當時辛興宗看著韓世忠在風中凌亂的樣子,哈哈大笑,覺得這事有趣極了。所以他不為己甚,將剩下的那些方臘余黨都留給了韓世忠。我吃肉,你喝湯的意思。

這些被辛興宗嫌棄的人里面,有方肥、方五相公、鄧元覺、王寅、呂將、江蔡、董舉、王國等三十六人,都一直被韓世忠拘在營中看管。

如今韓世忠擒方臘的大功回轉,他自去領軍去了。原來營中拘押的這些人,韓世忠也不為己甚,全都留給上司王淵送個人情。所以,這些人就轉給填坑的宋江所部看管。

方肥、鄧元覺等人不過因人成事,他們倒也罷了。但是王寅、呂將卻都是一等一的人材,安寧和陳颙反復琢磨,怎么把這幾個人搗鼓出來。

不干不行啊,王寅不但允文允武,而且他的女兒還是李師師。以安寧和李師師的曖昧,若是眼看王某人被朝廷禍害坐視不理,他將來怎有臉面再會李師師?

呂將卻是個太學生,審訊時候,呂將引經據典,一口一句的“子曰詩云”,曾把韓世忠氣到吐血。后來甚至有了心理陰影,見到儒生就煩,“子曰,又見子曰!”遂不見。

甚至他后來效忠的皇帝趙構都看不下去,老韓你不能這樣招惹讀書人嘛。韓世忠倒是知錯能改,很給皇帝的面子。所以再見到儒生就呼“萌兒”!趙構也是哭笑不得。

與韓世忠喝酒聊天時,安寧曾經好奇問過韓世忠。不料韓世忠聽到呂將的名字,就大發脾氣,甚至連酒都不喝了,非要拉著安寧等人一起去鑒賞這天下奇人異士不可。

“俺跟你說,兄弟啊,咱們可以打個賭!要是兄弟你、你能在那呂子曰面前,堵他三句話不帶子曰的。哥哥今晚就不回家了,哥哥就摟著二嘎睡它一夜!”韓世忠張牙舞爪。

二嘎嫌棄地“嘎嘎”兩聲,你特喵想的美呢!一個酒鬼而已,也想玷污俺的清白?

呂將看到安寧身后的陳颙時,驚訝地把幾個手指全都塞進了嘴巴。這什么地方不知道啊?陳兄弟你趕緊逃命去吧,不要再管俺們死活了。

所以在安寧與他寒暄時候,呂將根本就是心不在焉,一昧“啊,啊?啊!”胡亂應了三句搪塞。安寧沖著韓世忠聳聳肩,“如何,韓家哥哥,你這局關撲,卻是小弟贏了”。

“嘿!特喵的見鬼啦?”韓世忠醉眼朦朧,如喪考妣。

“呂子曰,是吧?”好容易等到呂將神魂歸位,安寧干脆要過一把長凳,就和呂將閑聊起來。“要說你也是個讀書人,如何就要上方臘這等賊船?難道家中父老都不要了?”

“呵呵,子曰成仁,孟曰取義。讀圣賢書所謂何事?惟其義盡,所以仁至,而今而后,呂某庶幾無愧?”呂將卻甚是不屑。

他是杭州的太學生,因為看不慣朝廷的花石綱,上書言事,自此便被絕了選官之道。家中父老早已過世,唯一的妹妹小小也在方臘破杭州時走失。

他如今孑然一身,又有何牽掛?而那朝廷,也看不到希望。那就索性反了吧?

呂將原本就是圣教中人,此前不過在教中行走,卻曾見過陳颙幾次。要說陳颙粗豪,呂將酸儒,他二人一起說話,常常驢唇不對馬嘴。

然而陳颙卻是非常尊重呂將的學問,常常拿圣教的微言大義向他請教。呂將也尊敬陳颙的狹義仁心,愿意傾心結交。他二人,卻都是源于心底的那個“仁”字,才得為友。

等到方臘舉事時候,呂將身在杭州,心在圣教,自然要苦苦相勸方臘行事,不要寒了東南地方的人心。他和陳箍桶的看法大致相似:空守著杭州其實沒用的。

東南之險,首在長江。而長江的七寸,便是金陵。與其在兩浙胡亂殺人,不如直搗金陵,傳檄東南郡縣,收其稅賦,先立根本。然后徐議攻取之計,那樣才是百世之業。<

時隔數月,我的第一個一百萬終于完成了,這本書寫的不是很快,但是時間也過了挺久,我其實并不知道有哪個人物比較受到讀者們喜愛,但是我一個好朋友給我說過一個名字是寒月兒,我也是著實有些意外,我希望在接下來的書中,能多多寫出你們喜歡的人物。

這本書里許多都是能找到人物原型,他們都是我生活之中的好朋友,好兄弟,寫作的這些時間里,我也有許多感受,原來我也真的可以堅持做一件事兩百多天,每天寫作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,記錄每日的生活感受,還有一些生活小習慣,有時候也會記錄下那些我喜歡的句子與情節同各位分享。

這本書最開始也是為了我女朋友寫的,如今他在考研,我希望她能如愿。當初我家狗子熊貓病了,我發誓,如果它能活過來,我這本書撲街,結果這個小家伙活了過來,我的書也算撲街了!我這個人始終都是傻人有傻福,如今我再發誓,如果她能順利考進南開,我這本書寧可撲街到天際!

初中的時候遇到了第一個引路老師,很有福氣遇到許多好兄弟,高中的時候與許多好朋友踢球,那可能是最開心的時候了,復讀一年遇到盡皆是十分有實力的老師,也算是我的幸運。最幸運的就是遇到我女朋友,謝謝這么多年的陪伴,接下來的時間我會慢慢成長,姐弟戀也會有結果的!父母同意,朋友祝福,我們還有什么說不清的呢?所以就努力加油吧!雖然分開了一陣子,但是我依然認為還有機會續寫下文,就像那莫傾城對洛崖說道,我們要不要在一起。

這本書也是我的處女作,希望能受到各位的喜歡,下一本書已經進入計劃日程,不過這都是后話,這本書還有許多東西想與各位細說,若是各位有能力,我希望能訂閱支持一下可憐的小作者,草堂在此感謝各位大老爺了!

但是我也是學生,理解沒有錢的苦,各位有錢的捧著錢場,沒錢的留個言就好啦!草堂不勝感激!加油呀!感想就到這里吧!我要去努力了!

還有一件重要的事,那就是我也有讀者了,真是開心呢!!!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可怕的剑修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离歌述

叶家十二

离歌述

终极侧位

离歌述

紫豆儿

离歌述

画倾城

离歌述

旸谷

离歌述

官敏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