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新朋友》。

此行毫无收获,盛羽立整个人就像是焉了似的。

  将盛羽立和谢小池二人送回院子之后,应沉凤就离开了此处。毕竟这个地方是他专门为盛羽立和谢小池准备的住所,他本人并不住在这里。

  所以,他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离开之前,他还让星空联盟之下的人时刻注意着盛羽立和谢小池的动向。

  穆繁霜拒绝了盛羽立的原由,其实应沉凤还是看得出来的。

  依照神宗的习惯。不,应该是依照神宗的办事效率,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查不出来的。除非是他们不想告知,又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。

  而穆繁霜看起来似乎是故意不想帮助盛羽立的。

  当然,不管盛羽立得到的答案是什么,又或者她能不能找到萧慈,此事都与应沉凤无关。

  这倒是让应沉凤有些在意此事了。当然,主要是穆繁霜和盛羽立二女的态度让应沉凤非常的在意。

  她们两个一个是神宗少主,另一个是妖族公主。

  她们对萧慈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明显了,可见她们两个的确都是认识萧慈的。八宗位于天启城,根据应沉凤近几年来得到的消息。这个穆繁霜应该是就近才离开天启城的。而萧慈也是最近才入世的,想来两个人应该是早已经碰面了。穆繁霜看起来非常在意萧慈,所谓司马昭之心,而穆繁霜的这一颗司马昭之心实在是太过明显了。

  相反这位盛羽立就有些可疑了。

  当然,根据神宗给的消息,这位妖族公主盛羽立此次是第一次来到人族大陆中。据说她就是为了寻萧慈而来。

  怎么那么碰巧,两个人都与萧慈有关系。

  应沉凤甚至想,这个萧慈还是真的关系户啊!

  要知道,穆繁霜和盛羽立二女的身份都不小啊!

  但,萧慈的行为似乎也让应沉凤有些猜不透。

  按照穆繁霜的意思而言,萧慈昨日已经来到了天河仙院,眼看着穆繁霜这般在意萧慈,想必这个穆繁霜,甚至是整个天河仙院应该都会视萧慈为贵客才是。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萧慈竟然就地离开了天河仙院。

  要知道,这天河仙院可是一个名地啊!

  不少人都想进这天河仙院,独独是这萧慈还要跑出去的?

  不过虽然同是男人,但应沉凤个人也不太喜欢像天河仙院一样的地方。

  毕竟,这戏园子里大多数都是女子啊!

  修行界中传言的萧慈,他还真的想见一见呢!

  盛羽立皱了皱,面色不虞。

  谢小池过来为她斟了茶,双手执起,递给了盛羽立。

  盛羽立见状,这才接过,啄了一口,又‘当’的一声放下。

  “应沉凤走了吗?”盛羽立瞟了一眼外面。

  谢小池微微颔首,“走了,气息都感受不到了。”

  盛羽立冷哼一声,道:“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“小姐是为了今日神宗的事情吗?”

  “不然呢?”盛羽立不满的道,“我看那个什么神宗少主就是一个假货,在我面前屡次推辞,我们的确是从家里跑出来的,难不成她还以为我会白吃他们的饭不成?”

  谢小池沉默了半响,这才开口道:“我看那个神宗少主心思缜密,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。要知道,神宗号称知晓天下事,不管是人族、妖族,甚至是魔族的事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神宗的天河仙院以贩卖情报为主,这位神宗少主能够在众多买报人之中轮转,如此还能够坐稳这神宗少主之位,可见她的确是不简单的。按照他们神宗的能力,找人这一件事情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。可是他们却拒绝了我们。”

  盛羽立淡淡的道:“要么就是他们不相信我们,要么就是因为萧慈这个人。”

  谢小池恍然大悟,“小姐的意思是,我们要找的那位萧慈与神宗还有关系?如果是这样的话,也有可能。不过,我们来的人族的时候,曾经事先调差过这位萧慈的底细。他先前应该与神宗是没有关系的。就算是实在是与神宗有什么关系,又如何能够让神宗少主也一并在意的呢?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。”

盛羽立微微颔首,“这个穆繁霜明明就是故意不把萧慈的消息告诉我们的。”

  “看来,想要找到萧慈还是需要别的办法了。”谢小池道。

  盛羽立烦燥的坐下来,继而道:“穆繁霜和应沉凤说的没错,如今襄州城早已经人满为患,这一段时间我们要想在街上直接找人的话,实在是大海捞针。而且,我们也不知道如今萧慈的模样生得如何?”

  一想到萧慈,盛羽立目光一动,道:“他现在的样子应该和从前有很大的变

老人家這才停下手中的竹篙,驚訝的望著楊嘯天,心道:“剛才看著小伙子的身手,著實厲害,雖然年紀稍小,但卻是個武者,而且看他的樣子,實力應該不會弱。”或許他能從他們手里逃出去。

楊嘯天轉身,在船頭負手而立,湖風穿梭在他凌亂的發絲之間,一根根青絲如同一個個舞者一樣,在楊嘯天的頭頂自由飄揚,一席青色披衣邊也隨風舞動,遠處一看、如同一個瀟灑的武者,雙眼直視著對面的小船,面色卻異常平靜,仿佛過來的不是對手,而是......

”萧别离目光闪动,道:“你以轩中,左二爷不许任何人动她,

李青山没多考虑,就已经来到了群山的边缘,连忙赔笑着说道:“我送你出去,小辈们维护这个阵法也不容易,下次再来直接打声招呼就好了!”

  老乞丐出来后,看着远处正在骂自己的小青,眼睛有些湿润了,然后一转身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李青山送完老乞丐之后,把老乞丐送的巨剑直接摔在了地上,怒骂道:“你个老骗子!”

  李青山连忙捡起地上的剑,擦了擦递到小青手中:“老祖宗,收好,一定要收好啊!”

  小青看着一个老人家,还这么幸苦,于是就接了过来,随后对着李青山大吼道:“什么时候修炼啊?快点!快点!”

  李青山摇了摇手,连忙解释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,我先带你们去祖师堂做个记录!”

  小青叹了口气,“快点带路吧!”

  李青山也只能苦着脸,随后带着两人直接飞向了青城山最大山峰后面悬浮的黑色大殿。

  不一会就在大殿前停住了,大殿前面有一个铜铸的牌坊,上面牌匾写着“英灵殿”三个大字,穿过牌坊才到了大殿前,大门上的牌匾写着“青城山祖师堂”五个金色大字。

  小青和小绿背着剑随着李青山进到祖师堂,走道最前面是三尊巨大雕像,雕刻的黎帝、明帝和另外一名身穿道袍的人,两旁个一百八十尊形态各异的较小的雕像,后面更是密密麻麻的更小一些的雕像,挤满了整座大殿,不过却不像凡俗的寺庙,最前方三座雕像上空是买有瓦片和梁木的,本来有些阴暗的大殿内,通过这一个天井变得明亮了不少,阳光也正好落在三个雕像上。

  在祖师堂内,李青山带着两人上了一炷香,顿时青烟就更加浓厚了些,然后在弟子的帮助下做完记录,在弟子一连串的入门誓词下,两人也算是拜入了青城山门下。

  随后大殿外九声钟响,传遍了青城山上下。

  “青城山收江小绿、小青为第七百九十八代弟子……”

  此话在青城山反复回响,一群人都吓得愣住了,青城山最大的山山上最大的黄瓦红墙的大殿上方的牌匾就是“青城山议事殿”三个烫金大字。

  掌门李玄寂坐在最上面,下面两旁坐了上百人,听到此话,李玄寂苦笑道:“诸位从此以后又多了两位小师妹了……”

  下面还有比较靠后的人摇头苦笑道:“我是又多了两位小师叔咯!”

  又有人接着说道:“我还多了两个小师叔祖呢,找谁说理去?”

  不过都只能摇头苦笑,也不敢有什么异议,没办法,谁让自己拜的师父不如人家呢!

  不一会,李青山就带着小青和小绿来到了大殿上,直接一步走到了最上面第二层台阶,在李玄寂下面。

  李玄寂率先起身拱手行礼道:“李玄寂见过第一太上长老!”

  “见过第一太上长老!”

  随后大家都起身拱手行了个礼。

  随后还有一人专门站了出来,恭敬的行礼道:“弟子离衡见过师父!”

  周围的人偷偷看向离衡,心中也是多了份震撼。

  再次一见这场面,小青倒是没有先前的慌张了,心想老乞丐可是说过我想抢谁就抢谁的啊!

  李青山轻声说道:“请起吧!不必多礼!我已有几百年未曾在青城山露面,诸位不认识也无妨,今天就来混个脸熟……”

  然后又拍着小绿肩膀说道:“这是我新收的弟子,排行第八,本名江小绿!”

  小绿有些羞涩的向众人点了点头。

  众人有些懒散的拱手行礼,然后喊师妹、师叔、师叔祖的有,不过听声音都有些不情愿,想想也是,自己几百岁的人了,叫十几岁的人长辈,谁愿意啊!

  李青山也没有计较,又拍了一下小青的肩膀,不过却被小青给直接拍开了。

  见证过小青狠揍老乞丐的李青山,当然也是不会在意这件小事了,直接收回手说道:“这是老九,小青!嗯!对就叫小青!”

  自己都不知道小青姓什么,老乞丐也没说,小青也不知道,在祖师堂登记的时候也只是登记的小青。

  然后又是一阵行礼喊人的路数。

  但是小青就不一样了,直接掏出背后的巨剑,直接往地上一插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整个大殿都清微的摇晃了一下,众人的目光也全都向小青聚集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谁带了个头,众人才算是隆重的行了个礼,大喊了一声师妹、师叔、师叔祖!

  李青山等人看了过来,小青也没有料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,看着李青山有些委屈的说道:“师父,我不是故意的,我就想在气势上

呂澤之前已經查清了趙德全的病因,趙德全平時非常注重養生,飲食很清淡,但是趙德全非常喜歡吃一些補品。偶爾吃一些還沒什么,可是長時間的大量服用導致體內的陰陽平衡遭到破壞,甚至重要的內臟器官都有了衰竭的跡象。經過多方的治療還是無濟于事,畢竟想讓衰竭的器官重新煥發青春在一般的醫生看來是不可能的。

呂澤選準趙德全全身三十六處死穴的其中九個,非常小心的開始施針。李琳琳在一旁看著呂澤施針,當行完第三針的時候,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新朋友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赤剑九阳

秋一半

赤剑九阳

超级大坦克科比

赤剑九阳

菌行J

赤剑九阳

刘狗花

赤剑九阳

水墨染

赤剑九阳

痒痒鼠